当前位置:主页 > 荣誉资质 >

几十年没有走动却成了我心中的新迷

时间:2017-09-30 23:01/点击:

  国庆大赦。我们放假三天。
  
  三天,于我是不安分的。和妻商议去哪里转转。忽然想到了蔡庄村,这是国庆的第一晚上。
  
  蔡庄村,位于井陉县天长镇。相传我的祖辈兄弟三个里的老二在那个地方落脚,后来叫做蔡庄。我们则是老大的后代
 
,落脚山西平定的石门口村。有关祖辈们的传说听过很多,但只是传闻。后来开枝散叶自然谁也不认识谁了。
  
  第二天匆忙吃了点早饭,整点好行装,和妻出发!路过老家,和母亲道声安。说起缘由,我们倒不是寻根问祖,只是
 
去看看“老二”家的村庄和“老二”家的祠堂。母亲自然欣喜,说井陉还有个几十年没有见面的妹妹,顺便去看看她还在
 
不在了。这个姨以前我也提过,是外婆抱养的,为了给舅舅当媳妇儿的。长大后却嫁了在本地工作的井陉姨夫。这一走便
 
是几十年。我依稀记得她的模样,虽不是外婆亲生,但却和母亲有相似之处。井陉和平定不是太远,可。
  
  一路向东。带着妻和80岁的老母,心不忍,却也不好推托。老人虽然身体好,但毕竟100多里路,在摩托上颠簸恐怕也
 
吃消不了。唉,蔡庄,先靠后吧。上天也好像知道我们的心意,一路上竟然没有出错,到那个村口的小卖店,问起她家的
 
境况,说兄弟两人都去收秋了。正打算去她家里时,我忽然问到:“我姨还在不在了?”那个女人告诉我:“她已经死了
 
两年了”。心里一阵黯淡。路上碰到收秋的村民,把我们带到了她家门口。房子,挺气派的,院里有点乱,一个孩子在家
 
,见我们陌生也是爱搭不理的。我问他有没有奶奶的遗像,他说有,翻箱倒柜却没有找到。这时,从对面的邻居那儿才得
 
知,姨已经去世七八年了。看得出母亲的眼圈红了,只听到她喃喃的说:“孩子们过的好,我也就了了这份心啦!”有生
 
之年,母亲去看过她了。
  
  一路疾驶,冲出了井陉城。心情还在沉痛中,看路标,只取平山!西柏坡,顺便让没有出过门的母亲看看外面的风景
 
。到平山县城却看错了路标,误闯了白鹿温泉。也罢也罢。心里担心母亲的身体,吃饭,休息片刻,让满负荷的车子也稍
 
作调整。母亲不知温泉的来历,认为那是骗人的,说地底下怎么会冒出热水?她自然不知道地壳运动的相关知识。
  
  出来一天,车上颠簸的时间占多半。看太阳快要落山,心里发了慌。路上的风景不次于景区,可无暇拿出相机拍照。
 
天黑前返回,一看行程,这一天带着母亲和妻子竟然跑了不到350公里!下车,母亲径直上了六楼,我却迈不开双腿了。
  
  想来荒唐。
  
  晚上,一同学向我哭诉:“我不孝顺,对不住俺爸俺妈,俺妈眼睛得了白内障,看不清路,还摸着给我做饭,俺妈有
 
心脏病,我说做手术让她多活几天吧,却没有下了手术台!”呜呜······
  
  幸好母亲没事!要不顶一世的骂名不说,心里那份愧疚让我一世难安。

上一篇:不经意间想起那个肆意飞扬青春 下一篇:欢聚时的笑声给你们最衷心的祝福 转载请注明:

http://www.qdxth.cn/a/rongyuzizhi/2017/0930/19.html